>

麦田到炊烟的偏离,又见炊烟

- 编辑:管家婆马报彩图 -

麦田到炊烟的偏离,又见炊烟

小河冰冻、枯木、荒芜,这是冬天的颜色

图片 1

这是我周六从单位回家的路上所拍,在雾霾已经成为常态的日子里,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注意这样的画面了……

—灰—色—的

山蜷缩的像一个老人

又见炊烟(邓丽君 - 爱情更美丽)这里贴不了音乐,自己想吧,

田野里的麦是冬季唯一的绿

苦等着死亡的来临

      看到那个画面,我心中便飘来这首歌,虽然这画风在我脑子里产生了强烈的违和感,但旋律还是挥之不去,或许在钢筋水泥的森林里,偶有思绪只能靠这不着边际的想象了,毕竟黄昏夕阳与暮色青烟都在,再加上罕有的蓝天,诗情画意便于我们心中了。

—太—不—协—调

一片萧杀地痛苦挣扎

      事实就是这样,现在我们看到蓝天都会开心,这一切无可改变,去日里夕阳斜照也有它的美好,如今偶有蓝天便让我们心生遐想,按各种可见的经验,雾霾的驱散怎么也要数十年的时间,任我们抱怨谩骂乃至沮丧癫狂,我们终究还是要适应这灰蒙蒙的日子,只在偶尔心生遐想,幻那一缕炊烟。

于是,冬雪为她铺了一床厚厚的棉絮

剥落出一片秃荒的坟茔

      很多人想到的自然是逃离,只是没有条件或是逃离的代价太过惨重,所以多数人选择的是逃避,谩骂自然是逃避的一种体现。而我只想留下来,在可预知及不可预知的恶劣中做一个幸存者,这远比逃离与逃避难的多,人们是不愿做幸存者的,幸存者的寓意便是苦难,而苦难的经历本身才是幸存者的荣耀,他们在充满荆棘的绝径中前行,忍受恶劣,也不知道结果是不是重见光明,他们无需逃避的占据每一天,因为知道自己终将是幸存者。

待到初春雪融化,踩上一脚,脚底沾满泥土的腥味,混合着麦清香

这场西北风的洗劫

      明天的样子很难说是不是美丽,但我们完全可以忆起曾经美丽的样子,如在雾霾之际遐想那一缕炊烟。CNN说在十五年前开始跟踪监测我的雾霾,回忆一下,十五年前的话题大约是沙尘暴吧,不知当时有没有谁说也是在十五年前就开始跟踪的,每个阶段都有一些不可逾越的东西,当我们努力翻越后又有一些出现在面前,这便是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而幸存者其实也没有他们表现的那么执拗,更多时候是一种平静,这本身就是一种成功。

我知道那是生命的气息

没能放过我一身的枯黄

      在每天经过的那条路上,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会再注意那个画面,当炊烟幻化为钢筋水泥中的污染源,那奇特的画风,勾起曾经的旋律,证明我们曾经在,依然还在。

五月,阳光下麦浪起伏,是流动的金色沙丘

那些曾经给予我生命的枝叶

……………………………………………

六月,细细的躯体托起饱满的麦粒

与带我来到这个世界的子房

-------------------分隔线-------------------

镰刀划过熟透风干的麦秸,“呼啦”一声,清脆地

又一次的离去

你是喜欢事情本身,还是别人羡慕的眼神

是六月最为动人的旋律

让我联想到

后记:曾经觉得王菲版的又见炊烟很好听,但这次听来,还是选择了邓丽君的,人生本就是奇妙的旅程,不同时间会有不同的感触,近两周时间忌食辛辣与油腻,一直在食清淡素食,心境体验发生了些许变化,落笔文字还是觉得尚浅,但顺手写了,就留下吧。

旋律下是父辈挥洒的汗水,在骄阳的烘烤下,热气腾腾,仿佛

花蕊敲击过我静怡的湖心

嗅到了蒸笼里包子的气味

那些深埋着的记忆

这一弯腰,一抬头,便望见了炊烟下的秘密

开始便已淹没

麦田到炊烟的距离,很近

岁月的回放

只隔了一条乡间小道,隔了一座砖木桥,以及桥下河里游动的几尾鱼

因为相似更不值一提

又很远

要说的只有这

因为,要经历一年的四季

野山雀与红眼鹧鸪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它们是永远养不家的鸟

如今要飞离

在我贫瘠的冬季

我的思绪还在酝酿

没有如春的词句将它挽留

不如让我为此高歌

像送走落叶的西风一样洒脱

去吧

如一缕炊烟般离去

离去,夹带着我如焚的思念

还有这初生的爱情

我看不清,它是属于我的野玫瑰

还是迁徙的过境鸟

去吧,去吧

飞离我沉重的山坳

不必许下归来的承诺

我的天空已满是你的歌曲

这些由平静渐入快乐

再由快乐急转忧伤的旋律

是他让曾经的快乐

像极了六月的粉蝶

又做回了茧里

看吧,我白茫茫的躯体

这层不属于我的寒冷

强压过我蠕动的血液

当一切都静止下来

死亡不过是没有心跳的坟茔

然而美丽不会止步虫茧

灵魂又岂会屈居墓穴

无声只是在等待

一场来自午夜的骚动

从茧里,从墓穴,从土里

从我心脏的最深处

连带着对你的爱和思念

我们在冬季相遇

相遇既要别离

你掠过我的天空

那般急切

我的湖心还没来得及

留下你的倒影

你已然离去

以你的眼光去找寻

一处南方的孤岛

却不等我春天的生机

不等我从茧里,从墓穴,从土里跳出

听吧,有一个灵魂在哀述

归来去也

本文由管家婆情感专区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麦田到炊烟的偏离,又见炊烟